新闻资讯

新闻资讯 > 新闻资讯
[腾讯大申网]美军抗战档案新解密 外国观察者眼中的中共抗战


      这是一段不为太多人知晓的历史:1944年至1947年,美军观察组率领100多位美军各军兵种的军事专家进入延安和各敌后抗日根据地,近距离观察中共抗日斗争的真实情况。他们和八路军、游击队同吃同住,随后向美国发回4万件机密观察档案,70年来深藏美国国家档案局。外国观察者眼中的中国抗战是怎样的呢?这些来自延安的报告内容又是什么?

      近日这些档案被解密公开。上海交通大学人文学院吕彤邻教授带领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研究中心科研团队,通过潜心挖掘美国、英国、日本、俄罗斯等国政府的解密档案,编纂了《美军观察组延安机密档案汇编》系列,昨日,该团队举行了第一期《外国观察者眼中的中共抗战档案文献汇编》(约140万字)的新闻发布会,从史料披露看出,尽管观察组的主要任务是为罗斯福政府收集情报,并非所有人都认同中共的政治理念,但对于中共的战略战术与群众基础,都持肯定和赞赏的态度。

    被误解的游击战

      长期以来,游击战一直被认为是一种辅助性的手段,用来配合主力作战,这是我们对于游击战的普遍认识。但是在新解密的美国的机密档案中,卡尔逊上校发给罗斯福总统秘书的电报里这样写道:“八路军发展了一种尚未被别的军队使用的新战法,外国军队也没有。日本步兵很大程度上依赖现代武器的帮助,日军在应对传统军事战役时效率较高,但面对没有固定成法可循的游击战术却无所适从。” 可见在外国观察者眼中,游击战是中国战场上打击日本侵略者最可行的方式。

      1944年蒋介石在给国民党外交部长宋子文的电报中也提到:“驻渝(重庆)外国大使馆向其政府提出国共形势之报告,常偏袒奸伪(即中共),查奸伪对外宣传无孔不入,于此更可见其深入。反之,亦可见我外交干部缺乏政治训练。”不论是卡尔逊还是蒋介石,吕教授解释说:“我们从美国各大档案馆收集了数千份有关中共抗战的报告,这些报告证实了外国人的确像蒋介石所说的那样‘偏袒奸伪’。只要去过中共领导下的敌后根据地的西方人,即便观察的角度各异,但总的基调是一致的:几乎所有人都对中共抱着肯定的态度:有的还颇有好感,高度赞扬。”

      为何意识形态对立面的中共,在抗战期间却得到西方各界人士的好评? 这些人真像后来美国右翼和在台湾的国民党所说的那样,都是亲共份子吗?“显然不是,因为这里面很大一部分人,传教士和军人,传统上都属于右翼的。”吕教授很肯定的说。第三任美军驻延安观察组组长毕德金,在巡视晋察冀根据地时对中共领导说:“我反对你们的主义,但你们所做的每一件事,我都同意,并赞赏。” 他的话代表了很大一部分西方观察者的心声。

      吕教授发现,国民党实际上在抗战前期也认识到游击战的重要性,1938年11月蒋介石在南岳军事会议上指示道,由于第一时期正面战场损失惨重,从今以后第二时期要以游击战、运动战为主,以正规战的阵地战为辅。“但国民党的游击战总体上来讲是失败的。”吕教授讲到。

      正如华北加入中共游击战的英国学者林迈可总结的:“1941年有接近上百万国军在敌后活动,其中不少从大后方得到武器与装备。但到现在为止他们只剩下几万人了。一些人被日军消灭掉了,而令人羞耻的是另一大部分人投降了日本人,成了汪精卫傀儡政权下的伪军。”

      在吕教授看来,国民党之所以在敌后无法坚持打游击,除却内部离心离德外,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他们没有广泛发动群众的能力。“在这点上,西方观察者们不仅站在中共一边,而且把能否得到民众的支持作为检验中共抗战力量的重要标准。”吕教授强调。

      美军观察组到延安之后,他们的最重要的任务之一就是充分了解敌占区老百姓对中共是否真心支持。“美国军人为什么这么重视考查民众对中共支持的力度呢?是因为他们懂得在敌强我弱的艰苦环境中,人民的支持为中共在敌后打游击提供了必不可少的条件。”

      不言而喻,民众对中共的支持力度是所有西方观察者衡量中共抗日军事力量的重要标准之一。根据这个标准,这些西方观察者们也最早准确地预计到中国内战的必然结局。1943年6月24日,美国国务院的中国通戴维斯明确指出:抗战胜利后,如果蒋介石要打内战,只要中共在武器装备方面有所改善,就会打败国民党,成为新中国的主人。果然不出所料,六年后,解放军主要靠从国军手中夺过来的美式武器,把蒋介石赶到台湾,建立了新中国。

      敢于发动群众,善于调动人民的力量,这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之所以在极其艰苦的条件下仍能长期生存的“制胜法宝”,这不仅是国民党方面所欠缺的,在整个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中也是独一无二的。

    被忽视的“红色情报”

      一直以来我们熟知的是,国民党政府和美国政府在抗战期间进行了大量的情报交换活动,然而吕教授的团队在新解密的档案中发现,中共控制下的敌后根据地也是美国军方在华搜集情报的主要来源之一,这是鲜少人知道的一段历史。

      抗战后期,美国已经很难从国民党那里及时获取准确的日军情报,这也促使美军观察组坚持要到延安进行调查。中共曾主动把军队活动信息、日军情报交给美方参考,仅书面报告就多达120份;并协助美军在延安和根据地建立了气象站和电台网络,其提供数据的可靠性在当年中国十个气象站中排名第一,为美军飞行员提供了更安全的飞行条件。

      对于美方在情报领域所提出的合作要求,中共不仅予以积极配合,而且超出了美军情报机构的预期。吕教授从美方的档案报告中了解到,在美方眼中,日占区的每个角落延安队伍都有常驻情报人员或武装力量,他们不断与日军发生战斗,所以他们拥有敌军战俘与情报的出色资源。美军观察组负责人在报告中写道:“这一点完全可以看清楚,只要有共产党人的合作与协助,你们所做的情报搜集在华北一带是没有任何限制的。” 用观察组成员克洛里少校的话来说:中共的根据地是“太平洋地区最重要的敌后军事情报来源 。”

      吕彤邻教授还介绍,对于敌后抗战的历史,以往的研究和人们的印象普遍存在两大误区:要么认为美国始终敌视共产党的“赤色武装”,要么认为西方国际友人完全认同中国共产党的政治理念。实际上,这两种看法都不准确。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对日作战卓有成效,在中国基层社会具有强大的号召力,并且在政治上、军事上有着难以估量的发展潜力,这些才是吸引大量西方人关注敌后战场、愿意与中国共产党开展战略合作的现实基础。